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

“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”是《船歌》中的一句歌词,《船歌》是罗大佑为电影《八两金》所作的一首插曲,《八两金》是张婉婷导演的“移民三部曲”的最后一部。事情大概就是这样。

广东水乡

洪金宝在片中饰演猴子,流落美国十六年后,向朋友借来金表和金项链,凑齐八两金返回国内。这是片名“八两金”的由来,此片另一片名为“衣锦还乡”。对于中国人来说,在外打拼多年,往往是衣锦还乡那一刻的荣耀就足以将一切弥补。

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锦夜行,谁知之者!”这是项羽的话。

镜头中的广州站

猴子到汕头老家才得知父母已经搬到了台山居住,恰好张艾嘉饰演的乌嘴婆也要前往台山,于是两人结伴同行。在经历一系列风波之后,两人互生情愫,而这时的乌嘴婆早有婚约在身,即将嫁到美国。

乌嘴婆对猴子说自己最恨春天了,因为春天一到,她就要离开台山。

张艾嘉回眸

乌嘴婆的弟弟说,外边那些红棉花都掉下来的时候,就不冷啦!春天就到了。

第二天一早,猴子就将掉落在地上的红棉花一朵朵拾起,将它们绑在木棉树上,乌嘴婆在窗口静静地看着他所作的一切。

洪金宝爬上树绑红棉花
张艾嘉凝视洪金宝

乌嘴婆问猴子:“你真的要把钱花光才回美国?”

猴子说:“我去美国的时候,也是一毛钱没有啊!”

归国途中,在飞机遇到气流影响,可能遭遇空难时,面对空姐脱下身上“八两金”的要求,猴子说:“我不脱,我特地带八两金给爸妈看的,我死也戴着它。”在送乌嘴婆出嫁时,猴子将八两金送给她当嫁妆。

八两金
送心爱人出嫁

对于乌嘴婆来说,曾经心心念念的美国,因为猴子的出现,似乎变得不再有吸引力;对于猴子来说,自己已经厌倦的异国,因为心爱人的缘故,或许也是心中百般滋味。

猴子说:“记住把我葬在家乡,不要葬在美国,因为我的英文也是半吊子,死了后还要跟那些老外讲英文,好惨。”

流落美国十六年,猴子只往家里寄了一封信,他的老父亲代他写了十三封:“你妈呢,她每天在等你的信,她天天失望,晚上睡觉又不肯关门,说什么要是你回来,怕你敲门,睡着了听不见。”

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,这句诗我们很早就学到了,但这七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,我们很少去思考。罗大佑在本片的片尾唱道:“童年的纯真,世故的苍凉,好一个命的轮回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